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父與子
發布時間:2020-06-04 09:37:46

◆洪美娟

  他,一個軍人的兒子,身上有一股老輩軍人堅強執著的信念。他的夢想是做一個誠實守信的生意人。

  小學三年級時,父親給他一本很珍貴的筆記本。筆記本是父親在部隊時的一次獎勵,歷經轉業、三年困難時期主動回農村以及移民、回鄉等種種變遷,很多珍貴的東西已遺失在歲月的長河中,獨獨保留了這本不舍得用的筆記本。父親問他長大后想做什么?他拿起圓珠筆,一筆一劃在筆記本的第一頁很認真地寫下:要出人頭地,就要做生意。他信手寫下的那幾個字,或許一轉身就忘了,如同一截已無法書寫被扔掉的鉛筆頭。

  風風雨雨中,一只無形的手推著日子,越走越遠……他已從當年的懵懂少年長成俊朗的青年。為了溫飽,他離開父母,學了油漆匠,熬過不堪回首的三年學徒生涯。

  憑借學成的手藝,他開始討生活,一路上尋尋覓覓,走走停停。在嘉興,有他一段暖暖的初戀,面對女方是娶還是入贅的糾結中難以抉擇,繼而輾轉西北。一望無際蒼涼的沙漠包容了他的簡單,甘肅酒泉人的耿直和善良,與他的單純不謀而合,生意做得順風順水。人手不夠,他首先想到的是兒時的伙伴。后來,村里人都在傳,說他掙到錢了,于是一個又一個相繼找了過去。去的人太多,根本沒活干,一個個跟著他吃住。他想,不就吃口飯嗎?他沒有計算后面一個個累加的數字。然而,再多的積蓄也經不起流水般的消耗。當身邊的熱鬧慢慢回歸冷清時,他才發現,自己一如剛到西北時的模樣。

  父親從去了又回來的村人嘴里清楚地了解到他在酒泉的狀況,很是擔憂,借口自己身體不適,催他回家?;氐郊?,他想與父親聊甘肅聊酒泉,父親想同他聊人性聊信任,倆人初衷都想好好說話,結果一開口就充滿硝煙,結局是一個憤憤離去,留下一個無奈嘆息,那種遠隔萬里的思念瞬間蕩然無存。于是,他又去了廣西,之后再到杭州。每到一地,“酒泉模式”就重復一次。多年過去,他似乎習慣了冷清、熱鬧再復歸冷清的生活,而父親只能對著空蕩蕩的屋子嘆息。

  他像個缺心眼或不長記性的人。雖然,身后長長的歲月里經歷了太多的人情冷暖,但仍然固我。以他的厚道迎接薄涼的世態,以他的簡單對待復雜的社會,在利益最大化、以金錢論成敗的大環境下,他是另類。

  不管父親承認與否,兒子這點隨他。當年父親轉業到機械廠的第五年,正是國家困難時期,工廠要下放一批工人到農村,以減輕國家負擔,作為國營機械廠的技術骨干,他理應是保留人員,也就是不管怎么精減,都輪不到他??伤能?,見不得別人的眼淚,他居然主動提出申請要扎根農村,而把名額替換給了一位老戰友(盡管老戰友隔了兩年也被下放了)。其實,說是扎根農村,但他的根無處可扎(三歲沒了父親,七歲失去母親),他只能就近選擇了大路口村。后經歷了移民、返程,最后回到名義上的老家。再后來,落實政策,當年精減回家的都享受了精減的待遇,而他只能享受退伍軍人的一點補助。因為他的下放檔案在水庫蓄水后遺失,再返機械廠,卻發現原廠幾經更名、兼并,他曾經生活的印跡已無從打撈。他只得懨懨而歸,更令他寒心的是,他幫助過的戰友連證明一下他當初下放的過程都不肯。寒心歸寒心,他身上的善良和正義依舊。

  父親想用自己的閱歷告訴他,人與人是不一樣的,有些人有些事不可不防??筛赣H一張嘴,他就不耐煩。他也知道,父親的話其實不多,尤其對子女,可他就是煩,沒來由地煩。父子間,似乎隔著一道厚厚的屏障……日子在疊加,自己的孩子也在成長,他突然發現,有些東西永遠在理想與現實之外。那一刻,他突然懂了父親,而父親卻走了。

  整理父親的遺物時,他發現那本翻得有點爛的小筆記本。翻開本子的那一刻,像有無數的沙土飛進他的眼眸,借揉眼任淚水在指間無聲地流淌——“要出人頭地,就要做生意”,幾個稚嫩的字被加了兩道粗重的紅線,顯然這是父親所為。他想起自己從酒泉、廣西回家后,在父親手里接過他從每月百十元退伍補助中省出的錢時,眼前又升騰起一陣霧似的東西。他秉承了父親的寡言,也秉承了父親的善與愛。

  善是他的本質,做人做事做生意,都一個樣。但愿自己的兒子也如此……他想。

  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可转债卷买了能赚钱吗 四川快乐12软件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吉林快3跨度走势图 今日涨停股票推荐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手机百度内蒙快三 603881数据港 哪个彩票软件有秒秒彩 15选5可以赚钱 吴忠期货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