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大枇杷樹
發布時間:2020-06-04 09:36:58

◆李應富

  小時候,家里有棵很大的枇杷樹,為區別于另外三棵,我們稱之為大枇杷樹。

  那時我家還住在山上,大枇杷樹就長在房子東墻外的崖沿下,東墻根至崖沿有三步遠,大枇杷樹像一把巨大的傘,從崖下撐起來,高過崖沿,高過屋子的窗戶,一直撐到房子一般高。我們兄弟姐妹四人去大枇杷樹下玩耍,曾手拉手抱過大枇杷樹,樹干有四人合抱一般粗。

  家里一直有十多只雞存欄,還有番鴨。早上,雞與番鴨一出舍,就嘰嘰嘎嘎往大枇杷樹下跑,那里有啄不完的小蟲與野草。大枇杷樹上的鳥雀也是四季不斷,在枝上唱歌、找食、做窩,嘰嘰喳喳。熱天里,大枇杷樹變成蟬鳴的輸送源,“當當當當”、“知了知了”,不停地向四下里傳送,高潮時像粥在鍋里沸騰。冷天里,松鼠就會跳上大枇杷樹,驚驚乍乍,要是下過雪了,一定要搗得積雪沙沙落下。松鼠以外,冬天最愛大枇杷樹的還有蜜蜂。百花開放是春天,枇杷花開放卻在冬天,似乎是特意為蜜蜂準備的冬宴,只要是無雨的日子,枝葉間、花朵上,總有流連忘返的蜜蜂。

  傘一般從崖下撐起的大枇杷樹,枝條幾乎伸到墻邊,站在墻下,用小樹鉤稍一勾拉,就能把枝條拉到手中。要是家里誰偶有傷風咳嗽,隨意勾下一根枝條,摘幾片葉子,燉了喝了,傷風咳嗽好像也就好了。要是嘴饞,而枇杷還是青澀稍微有點泛黃,我們也會隨意勾下一根枝條,摘幾個枇杷,剝了皮,嚼了吞了,那個酸,嘴饞的毛病即刻臨時性痊愈。

  枇杷樹是世上最宜攀爬的水果樹,枝條多,葉片寬,樹質柔韌,不易折斷。大枇杷樹是我們爬得最多的樹,我們爬上樹去捕蟬、掏鳥蛋、摘枇杷,或者什么也不做,只為爬樹而爬樹。爬大枇杷樹次數多了,在樹的哪個地方踩哪條枝、攀哪支丫,早已輕車熟路,就如登家里的樓梯一般。

  表哥表弟來家做客,大枇杷樹上下更熱鬧了。表兄弟們都是爬樹好手,父母一出去干活,我們就跑去大枇杷樹下,繞著大枇杷樹玩老虎吃羊或躲到樹上枝葉間玩捉迷藏,嚇得雞們鳥們四下里亂飛。我們還曾經用細線系住蟬的一條腿,手中拉住線的一頭,再放它飛出去,在樹頂上打轉。一次在大表哥的帶頭下,我們像鳥兒一樣把木條搬上樹去,橫的豎的系在大枇杷樹的枝條之間,做起了大鳥窩。我們幾個大一點的表兄弟,幾乎每人都在大枇杷樹上做了自己的鳥窩,各自鳥一般躺在自己的鳥窩里,真是快活得不得了。

  枇杷漸漸成熟了,在東墻下用鉤子勾下大枇杷樹的枝條摘枇杷,或者爬上樹去摘枇杷,成了我們那段日子最頻繁的活動。枇杷大熟的日子,鳥雀多起來,在枇杷樹枝葉間飛來飛去,商量著選擇它們最順眼的果子。一天,祖母說,枇杷好摘了。祖母知道我們會爬枇杷樹,但她不知道我們很會爬枇杷樹。摘枇杷那天,祖母請來年輕后生,都是猴一般的人,背著竹簍攀上樹去,能把枇杷樹最頂端的枇杷和每根枝條最末梢的枇杷都摘得一干二凈,只留下一些個頭最小的與殘缺的,讓天天來樹上做客的鳥雀們享用。

  許多年了,大枇杷樹早跟祖母去了另一個世界,不過它的子孫在我家老屋基周邊以及村里的許多地方扎下了根,每當枇杷成熟的季節,就會呈現出一樹樹再濃綠的葉子也遮不住的金黃。我家新房子門前的路外面,就有一棵大枇杷樹的后代,大海碗一般粗了。前些年枇杷一熟,父親就要給我打電話,讓我回家吃枇杷,我每次都答應著,可每每終因一些生活工作的瑣事,一次也沒去成。

  又是一年枇杷熟,老家山里氣溫低,枇杷成熟的日子要比外面晚一拍,不知現在家里的枇杷熟了沒有。

  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可转债卷买了能赚钱吗 手机打鱼游戏平台破解 纯正街机捕鱼电玩 富贵棋牌大厅下载 步步盈配资 福彩刮刮乐的秘密 手机篮球游戏 体彩十一运夺金玩法 股票融资杠杆ˉ杨方配资 手机捕鱼送分可提现金 数据港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