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隨筆
最憶孩提嬉水時
發布時間:2020-06-01 09:09:47

汪兆兵

孩提時代,我最盼望的莫過于參加生產隊里的割稻谷,因為要去村外十余里的一個名叫正里的田畈里。

對于我們來說,整個暑假天天在村前的水潭里玩水,早就玩膩了。我們想找些沒玩過的水潭玩一玩。我們也知道,正里水潭多得是,去那里割稻是唯一的好機會,而且一舉兩得。那時候,政府提倡各行各業支援農業,我們去幫隊里割稻,隊里也給我們記一兩個分工。于是,我們帶著中飯跟著大人步行過去。到了那里,負責人就分配給我們每人幾行稻叢,從田頭一直割到田腳就算完成任務,也才可以休息一下。下一丘田也是照樣。

在割稻的隊伍中,也有些老弱病殘的婦女,那些身強力壯的婦女則負責用脫粒機打稻谷。隊上還分配了一些男勞力,幫助婦女們把打下的稻谷挑回隊里。

中午飯吃好后,就是我們自由歡快的時光了。往往十幾個小孩,個個脫得赤條條的,跳入田畈前或附近的水潭中嬉水。小河中的水潭不是很深,水一般都在我們的脖子以下,不會覺得有很大的危險。大人們吃完飯后各自或約伴去找溪邊的樹蔭下乘涼歇力,我們就在水潭中快活而盡情地玩耍。

我們選擇那些周邊沒有奇形怪狀或暗藏洞穴的水潭里玩耍。那些看起來深不可測,以及潭邊沒有沙灘,或是水潭的上游和下游緊臨急流或旋渦的,都不是我們選擇的對象。因為它們讓人一看就覺得有一股殺氣,危險性很大。

在水中,我們玩得最多的莫過于打水仗。我們將手掌掌心向下,在水平面快速有力地把水推向對方的臉面,使他睜不開眼睛而無法還手。有時候也用雙手捧水潑向對方,偶爾還搞些惡作劇,幾個人合起來圍攻一個人。

有時候,我們也玩水中搶東西的游戲,即將球類等物體拋向水中,看誰首先游到那里搶到它,然后把它再拋向其他地方,小伙伴們又奮力游去那里搶。

跳水也是我們常玩的游戲,即站在潭邊的高處往潭中跳。大家前前后后“撲嗵撲嗵”地往下跳,就好像一只只青蛙跳入水中,很是有趣刺激。

鉆龍頭游戲是最能體現一個人的耐力的,要求每個人睜著眼在水中游泳,看誰游得遠、游得久,要想贏無非是在水中閉氣時間長,當然首要的一條要會游泳。

有時候,我們也玩水中捉迷藏。對方先撿塊不大不小而顏色特別的石頭,總之好識記的石頭,然后當著你的面展示一下,讓你記住樣子。他一邊在潭中潛游一邊隨意將石頭一放,然后露出水面呆在水潭邊,看你怎么找到那塊石頭。你得沿著他的線路一路找去,直到找到為止。

那時候,村頭有片很闊的高垅,名叫塘里,上面建造了一座很大的茶廠。茶廠后面有個用來蓄水的大水塘,水源來自九咆界的溪水,流進一條長達七華里的水渠,再緩緩地流進這個水塘。水塘的水用處可大了,全大隊都用它來灌溉稻田、發電以及磨稻谷玉米等糧食。在我讀小學的時候,我們這些伙伴是不敢去塘內玩水的。后來到了上初中,我們能游上幾十米,而且還學會了仰泳,不至于一下水就嗆上幾口水“撲啦撲啦”沉下去,我們幾個同伴就相約去塘里玩水。開始只在塘邊游泳,我們心里明白,塘水不像潭水那么清澈透明,危險性大得很,尤其是閘門那塊區域。因此,我們每次都遠離閘門。后來游泳技術愈來愈好,我們就大著膽子從塘的這邊游到對面,好在也只有幾十米,要是中途感覺體力不支吃不消時,我們就改作仰泳,這樣就能平安地游到對面。

除了白天玩水外,傍晚也是我們玩水的時候,只不過多了那些隊里收工回家的小伙子和中年男子,他們穿著短褲,帶了毛巾、肥皂到水潭來洗澡。他們先是游上一陣,然后開始擦抹身子洗澡。老實說,我們的一點點游泳技術就是跟他們學的。

那時候的村前水潭,無疑是全村最熱鬧的地方。大人、小孩夾雜在一塊,嬉嬉哈哈,游泳的,洗澡的,惡作劇的,應有盡有。一直玩到天全黑下來,大家才紛紛離開水潭上岸回家,水潭又恢復了平靜。

有時候,我們這些小伙伴玩得忘了時間,個個在水里泡得嘴唇發紫。這時,大人就站在岸邊喊我們趕緊上岸,他們還舉著棍子、掃把等物,做出要趕打我們的樣子。這時,我們才不得不上岸來,在沙灘上晾一晾,再穿上衣褲回家。

一到立秋,大人們就不準我們下水潭玩水了,理由是這時節的河水冰涼刺骨,會鉆進骨頭落下病根。于是我們的好日子也就結束了,只能期盼下一年暑假能早早到來。

千島湖新聞網  編輯:葉青 馬峰明
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可转债卷买了能赚钱吗 什么叫趋势股票 四肖期期中免费资料四不像 祥富金融 追光娱乐棋牌安软下载 中超联赛积分排行榜 波克棋牌官方下载安 白小姐选一码期期准 股市里配资是什么意思 中赚网VIP项目 什么麻将游戏可以真人玩